《貿易戰特稿》全球供應鏈重組,工具機拚下一波成長 01-30 10:42

moneydj新聞 2019-01-30 10:42:48 記者 鄭盈芷 報導

2018年是極熱與極冷的一年,有多家台灣工具機相關廠商營收寫下歷年新高,不過卻也在同一年的下半年出現轉折,大陸pmi製造業指數從6月開始一路下滑,更在去年12月跌破景氣榮枯線,台灣工具機新接單也明顯放緩。


為什麼工具機接單下滑會讓市場緊張呢?工具機是製造業的根本,應用產業包羅萬象,從智慧型手機到巨無霸飛機都靠它加工,工具機新接單代表企業對未來的投資信心,是景氣的先期指標。

而這一波的反轉,無關匯率,也不是因為缺料,反映的是--中美貿易戰白熱化。 
 
時間點拉回2018年的6月15日,美國貿易代表署(ustr)宣布,將對中國「含有重要工業技術」500億美元產品,課徵高達25%懲罰性關稅,其中就包含工具機,還有中國製造2025重要的產品:半導體與電子電機等產品。緊接著7月又宣布對中國2000億美元產品課徵10%關稅,由於2000億美元清單涵蓋甚廣,未來還有可能進一步提高到25%關稅,嚴重打擊市場信心。



台灣是全球工具機主要供應國,外銷比重高達8成,大陸更是最大的外銷市場,自然不可能置身於外。





中美強國對峙下,2019年是充滿變數的一年,多數業者都對2019年的景氣投下了保守票,不過也試圖從混亂中釐清自己的定位、找出一條可行的道路。

到底「後」貿易戰時代,產業會呈現怎樣麼面貌?我們訪問了台灣工具機上市公司市值最高的程泰(1583),工具機鑄件外銷隱形冠軍大詠城(4538)、微型線軌領導廠直得(1597),以及全球第二大傳動元件廠上銀(2049)。

試圖了解企業經營者用什麼樣的角度看待貿易戰?思考的問題是什麼?還有他們如何行動?



程泰董座楊德華:
vra教訓讓我們做到全球布局;若美國再設限,有能力在當地設廠


程泰過去有高達9成營收來自美國,1982年碰上美國政府對台灣實施vra自我設限條款,台灣出口美國的工具機瞬間由每年上千台減到只剩百台,讓程泰董事長楊德華知道全球布局的重要。

程泰如今行銷已遍及五大洲、48個國家或地區,對於未來的成長動能,楊德華認為重點還是在於「新產品」「產能能不能開出」,以及「通路布局是否完善」

程泰也是國內少數有能力、而且敢投資工業4.0的工具機廠,雖然目前就連德國、日本導入工業4.0都還不普遍,但是楊德華認為,「這會是客戶要的」,也讓程泰獲得國內某大廠客戶青睞,將為其打造全新工業4.0的示範工廠。

楊德華表示,那家大廠老闆也是比較有先進觀念,他對楊德華說,「未來十年我們不要跟過去十年一樣,這樣才有競爭力。」

回到市場展望,楊德華認為,從美國希望解決貿易逆差,跟鼓勵製造業回流的角度來看,美國市場是比較好的,他甚至認為未來美國有機會成為集團最大市場,楊德華也強調,如果美國再提高關稅或設限,程泰也有能力到當地設廠。



大詠城董座謝順民:
貿易戰對我們是重新成長、重新出發,我很珍惜、也很把握這一次機會。


又大又笨重的工具機鑄件很難外銷,不過工具機鑄件廠大詠城外銷比重卻高達3成,靠的就是金融海嘯後努力拓展的日本市場,在此之前,幾乎沒有人想過可以跟保守的日本工具機廠直接做生意。

工具機訂單放緩,大詠城2019年上半年出貨也將受影響,不過大詠城董事長謝順民卻認為,從過去的金融危機,到現在的中美貿易戰,是震撼教育、或是引發下一波商機,都是一體兩面的事情。 

大詠城的機會來自廠商將產線基地由大陸轉往東南亞、墨西哥或是回流台灣所帶動的設備投資,以及鑄件供應體系移轉或分散帶來的轉單效應,雖然目前中國銷美鑄件關稅還在10%,不過已經有不少供應體系在中國的國際大廠開始進行分散動作。

大詠城長期都在準備技術提升、開拓外銷市場,謝順民指出,中美貿易戰對大詠城是很大商機,短期受客戶調整生產基地會有影響,長期來看,「對公司是重新成長、重新出發,我很珍惜,也很把握這一次的機會。」 

謝順民更認為,貿易戰應該是更長期的戰爭,90天停戰只是一個過場,「可能會到10年、20年」,所以要有所準備,如果還是持續在賺「easy money」,受的影響就會比較大。



直得董座陳麗芬:
不管世界變遷,永遠都要找好東西,就會找到我們。

直得是微型滑軌領導廠商,10多年前就已量產全球第1個3mm滑軌,2018年更將產品線往2mm推進,2019年還規劃推出1mm;產品在機器人、智慧製造、半導體與生醫產業都會用到,客戶與產業分散在全世界。 

直得董事長陳麗芬認為,中美對峙其實會很快影響的是那些本身已經被大陸做爛的產業,像是太陽能,或者過去很依賴大陸製造來降低勞動力成本的會比較受影響。 

陳麗芬表示,中美大國在戰的時候,場域會更亂,「瑞士、新加坡、台灣這種場域反而是好的,佔比較優勢的地利,因為我們不是大戰場。」所以直得堅持守在南科,因為「這裡我最熟悉,人的訓練、整個品質我最有把握。」

「越是世界在做亂的時候,越需要品質很好的東西」,對直得而言,反而是要專心去把握散落在德國、義大利、日本世界各地的原物料,照顧好供應鏈上中下游,陳麗芬表示。

另外一個可以留意的是,有些廠商可能為了快速因應大陸市場變化,疏忽了一些雖然不是最大、但也是很好的客戶,這些都是直得的機會,陳麗芬說:「不管世界變遷,永遠都要找好東西,就會找到我們。」



上銀董座卓永財:
產業淘汰賽已經開打;今年很挑戰,可是我覺得很興奮。

中美貿易戰對台灣工具機影響,關鍵零組件廠上銀最清楚。

「有一家在台灣做模具業銑床,產品只賣東莞,最近就發生退票。」上銀董事長卓永財表示,這是台灣第一家受貿易戰影響、撐不下去的工具機廠。

今年若只靠滾珠螺桿、線性滑軌這些舊產品,要成長是有困難的,卓永財甚至預測,產業如果不更新的話,5年內就會進入淘汰賽,「我跟幹部訓練都這樣講,只是我原來預測是2020年開始,不幸的是,現在拉到2019年就開始。」 

像是大陸的大族激光,原本是做雷射切割機,這兩年也進來做線性滑軌、滾珠螺桿,卓永財直言,不說別的,你去看「進來的人有多少,市場有成長那麼大嗎?」

中美貿易戰對台灣來講,短期間傷害是滿大的,這個陣痛沒有人可以避免,但是稍微長一點時間看,有人移到東南亞去,下半年東南亞就會比較明顯看到需求起來,大陸也要力爭上游,要用的東西跟過去低關稅的時候已經不一樣了,卓永財表示。

卓永財也認為,貿易戰不可能很快結束,當達到一個條件後會再變遷,是不斷動態的演變。

回到企業端,經營一個企業就是永無止盡不斷轉型升級,技術也是不斷經年累月累積才可能發展出來,「所以每一家雖然是同行,你可以看到百百種不一樣」,卓永財直言,這幾年大陸企業也很愛用挖角方式,「在台灣你要走久一點,不能只有挖角(就)可以達成的東西。」

貿易戰引起全球動盪,卓永財則是這樣看待:

「中國大陸不會放棄成為強國,這是很正常的,人往高處爬,國家當然也是如此,大家現在都看中國製造2025,但中國的目標是2050成為世界創新強國,基本上,國家不斷蛻變升級是必然的,用這樣的角度去看這個紛擾的世界變局,方向就會比較好。

雖然今年挑戰不少,但卻也帶來產業升級、汰弱留強的機會,「我個人反而覺得很興奮。」卓永財表示。



2019年台灣工具機出口值預估將下滑5%,短期來看,工具機產業上半年業績恐怕都不會太好看。

主要的原因來自中國大陸經濟持續下行,另外,大陸工具機遭列入500億美元關稅清單,外銷受挫,國內市場也不理想,導致大陸當地工具機廠稼動率剩下不到50%,大陸更首度對台灣與日本工具機祭出反傾銷調查,顯示大陸本土工具機廠生存面臨考驗。

大陸本土工具機廠由於產品定位偏中低階且規模較小,營運狀況較為不佳,不過,台灣工具機業者在大陸設廠的,則因產品定位與當地業者有所區隔,大陸去年10月下旬啟動對台灣與日本進口之立式加工中心機反傾銷調查後,在大陸當地設廠的台灣廠商反而在產業洗牌中見到機會。

業者解釋,大陸每年立式加工機進口金額折合新台幣約500~600億元,日本佔大陸進口市占8成,台灣則佔8%,等於有近9成的進口被擋,且由於進口工具機多屬中高階機台,在外銷業者賣不進去的情況下,缺口短期難以完全被滿足,台灣工具機業者在大陸有設廠的,則因品質與定位也屬中高階,反而有取代進口的轉單效益

今年工具機整體需求雖難言成長,不過區域市場則有此消彼長的態勢,製造基地遷移與供應鏈轉移將帶來新的機會與挑戰,業者也將目光轉往東南亞、美國市場,預期東南亞未來將成為汽車、零組件的區域製造中心,而美國在資金與製造業回流加持,也成為兵家必爭之地,也有工具機業者表示,已看到客戶往印度挪移,今年印度市場也相對看好。

另外,不景氣的時候,逆勢加碼或是併購,也都是企業經營者考慮的方向。

供應鏈崩解重組將帶來新的商機,但也意味著新一波的淘汰賽,在這場耐力賽,業者必須重新思考自身定位、適應產業環境的變革,拉開與競爭對手的差距,同時也必須謹慎管理庫存、做好風險控管與財務規劃,才有機會看到賽道終點。
資料來源-moneydj理財網
1530 技術線圖1540 技術線圖1583 技術線圖1597 技術線圖2049 技術線圖4510 技術線圖4513 技術線圖4526 技術線圖4533 技術線圖4538 技術線圖4540 技術線圖4561 技術線圖6609 技術線圖